资阳市最近新闻
所在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这是一位归国留学生,写给北辰医护人员的告白信!_国

发布日期:2020-05-23 06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20全国两会

天津北方网讯:睡梦朦胧中,我恍惚间听到了连续的鸡鸣声。手机屏的光亮微微有些刺眼,带着显示的醒目数字4:39让我瞬间清醒过来。这已是从美国回来的第三天,但与以前的经历很不相同。躺着的不再一直陪伴我的小床,身边消失了父母的叮嘱以及早晨匆忙上班的关门声,而打开微信却收不到朋友互相约着一起玩的消息。空荡荡的房间只有自己的窃窃私语四处碰撞,透过窗帘缝隙游进来的一抹蓝色让人联想起大海,而酒店的房间仿佛一艘小船,漫无目的孤独的漂浮着。

病毒的全球肆虐搅乱了生活,世界原本的井然有序似乎闪烁了几秒,把人们紧簇的眉头与忧愁的面容一并按了暂停键。在学校安排的宿舍里继续上着网课,心态也慢慢释然。暑假回不去就回不去吧,在哪里不是一样呆着。可飞机落地后,播报员那一声:“欢迎来到天津”,把天津这词读出了天津味,舱内瞬间引起了旅客的笑声。放眼扫过去,四周基本都是同龄的留学生,即使大家的神色都掩藏在防护服里,但仍能感到弥漫着的喜悦与期待。遵循着防疫人员的指示,填表,扫码,抽血,咽拭子,最终分流到了各自的大巴车等待取行李。四周安静的只有穿着防护服走路摩擦地板的声音,而我低着头发着呆,好像之前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,醒了还是很感动。

“需要喝点水吗?这边还有一些面包,可以先填填肚子。”耳边响起的温柔声音让我下意识的抬头,面前站着的工作人员把一瓶矿泉水递到了我的手上。只来得及说出一声谢谢,她的身影便与其他防疫人员融在了一起,在夜色中散着荧亮的白与温暖。

大巴车上,身边坐着一对夫妻。妻子怀中的婴儿只有一个月大,此时用自己的哭声向父母表达着诉求。窗外建筑上LED灯牌映着熟悉的中文,尽管没有了往日夜景中热闹的人流,但这亲切感甚至比过年还要来得猛烈。夫妻中的丈夫用略带歉意的口吻道了一句:“唉孩子太小,一直在哭闹。” “没事能理解,都是有孩子的人。”我转过头寻找声音的来源,发现是站在大巴中间的防疫人员。

“您孩子多大?”

“我有两个女儿,一个六岁,另一个小点,快四岁了。”

真是不容易。想想我那会离开家长三步路就要闹了。而行驶的大巴不能送这位父亲回家,见女儿的日子更是遥遥无期。

大巴转了个弯,最终停靠在了酒店门口。门前早已聚集了工作人员,尽管时间已是凌晨,他们仍旧朝我们精神地招着手,协助我们把行李,无论大小,一一搬上台阶。直到瘫倒在酒店的床上,我才得知全体医护人员下午便开始入驻隔离点,并且一天一夜都未曾合眼。本应当陷入深沉睡眠的我,在床上开始辗转反侧。飞机上漫长的等待,护目镜与口罩对耳朵带来持续的刺痛感,相比于坚守的他们,又算得了什么呢。仅仅是陌生人,却在微信上问候我们的时候以“家人们”相称,明明自己的身体状态已经很疲惫,还想让我们最大程度的感受到祖国的温暖。

想起川端康成曾写下:“凌晨四点钟,海棠花未眠。”生命普通,人类渺小,众生却都在庄严而美丽的活着,把平凡化作伟大。而这未曾安眠的夜晚里,流淌着的爱与付出使人心盈满。

“您好,这里是瑞景服务中心,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者说有什么需要吗?”

“我一切都挺好的。就想对您们说一句,谢谢,您们辛苦了。”

拨通了电话,我终于把在机场未向防疫人员说出的那后半句话的遗憾圆满了。

这是一封告白信,只说与你们听。

作者信息

Hi!我是袁至迪,今年19岁,是美国乔治?华盛顿大学准大二的学生。高中毕业于北大附中,未来想当一名金融搬砖工~平时喜欢写写随笔拍拍照片记录生活,相信人生是“一期一会”的事,所以要倍加珍惜遇见的每一段经历。

抗疫人员的可爱身影

目前在瑞景酒店医学隔离观察点工作的医务人员,以北辰区瑞景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为主要力量,还有来自北辰中医医院、区妇幼保健中心、青光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双口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宜兴埠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共15个单位的医务人员。

温暖你们的心

厚厚一摞感谢信

上一批隔离观察人员离开后,将自己的小食品留给医务人员表示感谢,并留言“请您务必收下”。(津云新闻编辑李彤)